早就该死去的她居然莫名其妙的重生在了这么一

 疼痛蔓延全身,撕心裂肺的疼痛将沈炎萧从黑暗之中拉扯出来。
 
    吃力的张开酸涩的双眼,伴随着微弱的光亮,刺耳的声音环绕在她的耳畔。
 
    “自己没有本事,就怨不得别人,这次是她运气好,被救了回来,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 
    “废物就要有废物应有的自知自明,明知自己是个垃圾,还不知死活,真是丢尽了我们家的脸面。”
 
   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,徘徊在沈炎萧的耳边。
 
    哪来的两个混蛋,居然敢骂她是废物?组织里什么时候蹦出来这么两个活腻的家伙?
 
   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沈炎萧睁开双眼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 
    两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和少女正双臂环胸站在床前,两人的样貌颇为出众,且除了衣着打扮之外,竟然长得一模一样。
 
    当他们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清醒过来之后,非但没有一丝被当事人抓到的心虚,反而一脸的讽刺,蔓延的轻蔑与鄙夷,似乎在看一个垃圾一样。
 
    “哟?我们朱雀世家的废物七小姐终于醒过来了?还真是祖先庇佑,这么重的伤你居然还没死?”美丽的少女鄙夷的看着从床上坐起的沈炎萧,毫不遮掩自己对她的厌恶。
 
    俊俏的少年则冷笑一声,扫了一眼面色惨白的沈炎萧道:“白痴,你知道等下爷爷问话的时候你该怎么说吧。如果你敢乱说一句话,我保证你从今往后大半生的时光都要躺在这张床上。”
 
    鄙视、威胁、嘲讽,扑面而来的敌对却丝毫没有惹怒坐在床上的人。
 
    此时的沈炎萧,根本顾不得眼前这个两个小混球在说些什么,她的脑袋里正被一段一段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充斥,那些完全不属于她的记忆,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若不是她强忍着昏眩,估计早就再次躺下了。
 
    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,自牙牙学语的孩童,到尚未成年的十三岁小女孩,一幕幕凌乱的画面,组成了小女孩十三年的成长记录,也为沈炎萧打开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和现代社会截然不同的世界,整个世界之中融合了古代东方和古代西方的文化,充斥着奇妙的斗气和神奇的魔法。甚至只有在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巨龙也存在于这个奇异的世界之中。
 
    作为一名来自二十四世纪的神偷,沈炎萧简直不敢相信,早就该死去的她居然莫名其妙的重生在了这么一个小家伙的身上,更让沈炎萧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居然和自己一样,也叫沈炎萧
 
    身在朱雀世家之中,却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之中的任何一种,不但实力弱小的可怜,就连脑子也不太好使,明明已经十三岁的年纪,智商却仅仅停留在了四岁孩童的阶段。被称为朱雀世家的耻辱,废物七小姐。
 
    而站在她床前的这两个人和她一样,是朱雀世家的子弟,不过和她这个“废物”不一样,他们是一对孪生姐弟,两人分别在斗气和魔法上有所擅长,被称为朱雀世家未来的新星。
 
    至于这两人最大的爱好,除了提高自己的斗气和魔法之外,便是欺负她这个“废物”。
 
    沈炎萧之所以会躺在床上伤痕累累,也是拜这姐弟俩所赐。
 
    他们仗着沈炎萧的智力低下,鼓动她潜入关押魔兽的地牢,结果沈炎萧却被关押在地牢里的魔兽打伤,若不是看守地牢的守卫们发现了异常,只怕她早就已经丧命在魔兽的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