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已经给坤兴公主重新处理了伤口当他从怀里掏

 这一点估计李自成也明白,朱纯臣都能把崇祯出卖给他,那凭什么其他人就不能把崇祯弄死?大明不明不白死的皇帝又不只一个,以前好歹还需要费点周折做得干净些,但现在只要崇祯死在南逃的路上,那么衮衮诸公们会立刻把屎盆子扣在李自成脑袋上。
 
    李自成深深地看着他们,杨庆一脸纯真的笑容看着他,崇祯继续保持着帝王的面无表情,房间内的空气仿佛凝固……
 
    忽然间李自成露出一脸笑容。
 
    “陛下,请御皇极殿!”
 
    他站起身说道。
 
    “皇极殿?难道不应是承天门吗?”
 
    崇祯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说。
 
    “如你所愿。”
 
    李自成同样带着诡异的笑容说。
 
 第十一章 尔等的良心都喂狗了
 
    承天门。
 
    “谢谢!”
 
    坤兴公主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,在一场雨雪之后天终于放晴,旭日东升,朝霞满天,古老城市中几点隐约的绿意提醒人们这其实已是阳春三月,不过小冰河期的确名不虚传,都快农历三月下旬依旧还能下一场雨夹雪,这个时代的确比现代冷太多,如果按照西历这时候都快五一了,哪怕北京气温也得二十度左右了。
 
    “公主放心,只要我不死就定然保护您周全。”
 
    杨庆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坤兴公主的脸立刻红了。
 
    “哼,那我呢?”
 
    她妹妹不满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也一样!”
 
    杨庆赶紧陪着笑脸说道。
 
    他已经给坤兴公主重新处理了伤口,当他从怀里掏出那包还带着体温的药时候,公主殿下明显泪光盈盈,至于他之所以回来晚了,主要是调戏良家妇女耽误太多时间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说的。
 
    可怜圆圆至今还在方泽坛呢!
 
    不远处的崇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。
 
    此时这位大明皇帝陛下和过去很多次一样,正站在这座已经不属于他的皇城正门上,杨庆泡他女儿的恶行并没吸引他太多注意,紧接着他就转回头露出一丝冷笑,然后居高临下看着正走过金水桥的大臣们。
 
    而在金水桥南面,则是正从东西长安和大明三门不断涌入,然后聚集起来的百姓,他们和那些大臣们一样疑惑地看着承天门上的崇祯,在四周城墙上则是执械而立的顺军士兵,李自成身穿铠甲端坐在距崇祯不远处,一边喝茶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下面。
 
    这一幕很显然有些诡异啊!
 
    此时的崇祯甚至就连衮冕都换上了,完全就是一副最隆重姿态,而他身旁则是王承恩,杨庆在献媚完公主后,同样身穿刚刚赐穿的飞鱼服,带着说是御赐,但实际上是找李来亨要的绣春刀,紧接着走到崇祯另一边,正好太监锦衣卫在皇帝身旁凑齐,皇权的两大爪牙一边一个侍奉着中间的皇帝,面对着曾经大明的衮衮诸公。
 
    而在他们周围却是一帮反贼。
 
    这画风也的确很清奇。
 
    “诸卿,别来无恙啊!”
 
    崇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王公大臣们说道。
 
    后者全都低着头。